不忘国耻 才是对这些亡魂最好的祭奠

2016-12-13

1937年12月,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,使30多万中国平民和士兵惨遭杀害。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终身难以抚平的伤痛记忆。 12月8日,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二读通过将每年的12月13日定为安大略省“南京大屠杀纪念日”的议案。如果三读通过,安大略省有望成为西方世界中首个设立“南京大屠杀纪念日”的地方。 今天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,请勿忘

1937年12月,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,使30多万中国平民和士兵惨遭杀害。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终身难以抚平的伤痛记忆。

12月8日,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二读通过将每年的12月13日定为安大略省“南京大屠杀纪念日”的议案。如果三读通过,安大略省有望成为西方世界中首个设立“南京大屠杀纪念日”的地方。

今天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,请勿忘历史!

唯有铭记,才能重生

陈宝珠老人

2016年11月12日凌晨,89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陈宝珠老人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。她去了天国,终于和她那阴阳相隔了79年的家人团聚了。她是当月离开我们的第3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,在她之前的李钟和任静萍也和她一样,是这段黑暗历史的受害者。读着他们生前和其他幸存者们口述成文的“回忆录”时,真的很难想象老人这一生是怎样艰难地、一步一步地捱过来的——家族灭门性的屠杀、失去父母妻儿孩子的苦痛挣扎、常年袭扰的梦魇、无数次在凌晨的惊醒和泪流满面……

不仅是陈宝珠老人,其实在所有幸存者的脑海中,都深藏着他们曾经看到的、抹也抹不掉的“屠杀画面”:日本兵屠城的每一个凶狠残暴的眼神、每一次挥舞又落下的刺刀、一个个用于活埋的麻袋……只有你想不到,绝没有他们做不到的杀人方法……直到现在,想起这些来还是让人瑟瑟发抖。

“尸体像漂流的木头被浪冲了过来;在岸边,重叠地堆积着的尸体一望无际。这些尸体可能有几千、几万,数目大得很。”

“哭喊着的支那(中国)人被装进邮袋中,西本(日本兵)点着了火,汽油一下子燃烧起来。就在这时袋子里发出了一种无法言状的可怕的喊叫声。袋中人用浑身的力气使袋子跳了起来,自己滚动……手榴弹在水中爆炸了,水面一下子鼓了起来,然后平静下去。”

读着这些当时日本军官自己书写下的日记,我全身的血液仿佛因为恐惧而凝结了。实在无法想象,这些暴行在79年前随处可见。在民族危亡旦夕之际,是军人们用血肉之躯筑起了最后的钢铁城墙!

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(左)和余昌祥(右)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祭奠亡灵。

面对那隐藏在中华民族骨髓深处的伤痛,我们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对这场无人道屠杀的漠视和遗忘。回想着每年的屠杀纪念日南京城内外不绝于耳的防空警报声,我想,这是历史正在用30余万的死难者呼唤着我们,让我们反省,让我们深思,让我们铭记这不能愈合的伤疤。

其实,呼吁大家去铭记79年前的“金陵之殇”,并不是让我们带着民族主义情怀去做一些不理智的举动。就像在南京大屠杀中曾无私救助过中国平民的德国人约翰·拉贝所说的那样:“可以宽恕,但不可以忘却。”

不能忘却,就是让我们选择铭记。我们的铭记,应该是在对历史和现实的双重责任下进行的,目的在于唤醒更多人,这样才能让我们的民族变得坚如磐石。

夏淑琴老人

2009年2月5日,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诉日本右翼侵害名誉权案在日本终审胜诉,她也是拉贝在日记中提到的幸存者之一。夏淑琴老人的律师曾在胜诉后这样说道:“一路走来,能胜诉并不是为了得到多少赔偿金,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一种心安,是作为一个中国人、一名律师肩上的责任、道义和正义感让我们坚持到了最后。”

曾经的南京大屠杀,和每一个中国人都有关系。不忘记,才是对这些亡魂的最好祭奠。

 

联系我们
客服QQ3212398087
客服电话400-128-0571
投诉邮箱rrbus@rrbus.cc
公司地址杭州市江干区6号大街452号高科技企业孵化器2幢D1101-1109室
客户端下载
  • 用户端
  • 客运端
  • 小程序
Copyright © 2016技术支持:人人巴士 愚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版权 浙ICP备16033037号-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7654号